所在位置:首页 > 文旅资讯 > 文旅长廊 > 正文
汉王山竟有这些传说,连旺苍本地人都不一定全知道!
编辑:邵正周 发布时间:2020-05-08 20:50:57 浏览次数:
小时候一到周末

奶奶就会带小编去爬汉王山

就会讲关于汉王山的传说

很多到旺苍来旅游的游客们一定不知道吧

今天就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

先给大家放上几张大旺苍的美景

真的是太美了有没有

还没有来过旺苍的同志们赶紧

俗话说的好:

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而旺苍是一个不需要你

因为任何人就能恋上的地方

故事正式开始

听小编一本正经的道来

旺月堤的凤冠楼右侧,直立有高约1.8米的汉祖刘邦铜铸像。他右手紧握剑柄,两眼凝神前方,仿佛在“太极图”的乾卦上——卸甲扁,布设“疑兵之计”。

说到汉祖在红军城北的卸甲碥,设“疑兵之计”,还得从汉祖驻跸汉王山说起。

关于汉祖在汉王山的问题,有“驻跸”说和“避敌”说两种。

“驻跸说”:见明代史学家曹学佺《蜀中名胜记》(重庆出版社1984年版)“广元篇”364页载:“去邑西二十里,山环九十九,峰如剑戟之排列,昔汉祖驻跸于此,有汉王寨。”还有明《汉中府志》记载:“汉王山,山势险峻,高出群峰,乃南北诸山之祖,有五峰并峙,形如莲瓣。昔年汉祖驻跸于此,遂成名山胜景也!”《保宁府志》也有类似记载。

“驻跸”之意,是指君王在自己的辖区内设置的防卫性军事驻点,或将领带兵打仗行军途中的军事驻地。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无论是君王的“军事驻点”,或是将领行军途中的军事驻地,都不是随意的,而是要根据风水学和《易经》卦象爻辞来进行严格占卜来选定的。

《尚书·召诏序》记载:“成王在丰,欲宅邑,使召公先相宅。”此意是:自先秦以来,凡宅,特别是王宅和行军驻地,都要按当时流行的《周易》占卜去相吉地。因此,汉祖在做汉中王时,在他的辖区内(现旺苍区域)布设军事防卫住点,是帝业的需要。对其住地也是用风水学的“觅龙、擦砂、点穴、观水、定向”的方法去进行选择。

汉王山名之前叫“双龙山”,是南北祖山,又是灵山,上有“双龙”院寺庙。据传,山顶有一老池,山麓有一龙王潭,皆有龙藏其间,故名“双龙山”。又据刘崇文“玄空崛起麋鹿场”句考,此山至鹿门山一带,为麋鹿(神鹿)产地。因此,汉王驻跸于此,以得王气,终成帝业。杜绍才同志所撰《汉王山揽胜》载开山第一代法师善真和尚吕璨著《汉王山记》(手抄本)说:“丙申汉王二年,汉高祖刘邦带兵数千,调兵运粮,住此山多日,身得仙山之灵气,成为真龙天子,统天下江山也。”这更印证了汉祖刘邦是“驻跸”而不是“避敌”。“避敌”之说,见《旺苍县志》引《重修广元县志稿》语:“汉王避敌”。

汉王是谁?如果是汉祖刘邦,他于公元前209年左右被项羽封为汉王,他从子午谷入汉中(东川)并建都南郑,这本是名正言顺,或者说已是战略措施的大“避敌”;又何必选择汉王山(双龙山)而小避呢?因此,汉祖是“驻跸”而不是“避敌”。

有人认为:汉王山“避敌”者是元末明初的陈友谅,这是错误的。因陈友谅与朱元璋之间的战争是在太湖流域,最终被朱元璋战死太湖。他与旺苍坝、汉王山根本无缘。

又有人说:是2300年前的古巴国派驻蜀北的无名汉王,因百丈关战败丢盔卸甲而逃到汉王山避敌。我们想,此汉王名谁,同谁作战?再说2300年前的汉中是蜀的东川,蜀北在什么地方?汉王山名也不可能用一个丢盔卸甲的失败者留名,只能是用汉祖这样的真命天子(胜利者),才能长名流传。

旺苍坝与汉王山之间诸如“神鹿渡汉王”的神话传说,不可能属于一个狼狈的失败者,这神护佑的色彩应属于“驻跸”的汉高帝。

据传,“卸甲碥卸甲”,不是指因战败而丢盔卸甲的人,而是汉祖刘邦在旺苍坝北(太极坤卦)的卸甲碥驻军所设的“疑军之计”。此计是:将长矛插入靴内,矛杆穿上铠甲,矛尖戴上头盔,让隔水的百丈关这边敌兵(假设),老远望去似一员猛将守候,不敢冒然进攻。后此计被破,这头盔飞到了旺苍坝西的马家梁,变成了头盔一样的山,至今名“王帽山”,永远耸立在马家梁背上;这铠甲飞到了“太极图”西(巽卦)水域中,变成了形似长衫的陆坝,名“长衫坝”,后更名“长滩坝”至今。这脚靴丢入“太极水域”中,变成了极像统靴的陆架,名靴城至今。

来红军城旅游的朋友,当你游览了红色胜景之后,别忘了登城北约30公里的汉王山,考评汉祖驻跸汉王山的传奇故事,感受汉王山的灵气,饱览大自然原始森林的生态风光。

你还可以泡天然地热温泉--鹿亭温泉,享受身心双重舒适,观赏鹿亭贡茶园,亲密千年古茶树,探究旺苍悠久茶文化。

小编的故事讲完啦

快来汉王山走一遭

我们不见不散哦

(本文由县教育局退休干部,县政协文史员文成先整理)

评论
0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