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文旅资讯 > 文旅长廊 > 正文
司马光曾在旺苍读书深造
编辑:邵正周 发布时间:2020-11-23 19:30:33 浏览次数:

司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字君实,号迂叟,汉族,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 ,世称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为人温良谦恭、刚正不阿。宋神宗时,反对王安石变法,离开朝廷十五年,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

司马光的博学来自多方面,一方面他好学强识,另一方面他的父亲也着意培养。他既诚实聪明,又十分懂事,深得父亲喜爱。 六岁时,司马池就教司马光读书,七岁时,不仅能背诵《左氏春秋》,还能讲明白书的要意;并且做出了"砸缸救友"这一件震动京洛的事。天圣九年(1031年) ,司马光随父亲司马池从东京出发,一路经洛阳、潼关、宝鸡,过秦岭,前往四川广元,出任利州转运使。

司马光曾在旺苍琉璃寺读书深造

琉璃寺位于旺苍县大德镇工农村。《广元县志》第二编五卷有载:“琉璃寺,县东二百六十里,宋司马池父子祠在焉,今废,尚有司马温公读书台遗址。”《广元县志》又载:“司马温公读书于此,台在寺前,小山一突,仅容台址,下瞰龙潭,左顾丹口,绿薄青涧,颇足娱情,司马绩此,或有取欤?”琉璃寺是由秦入蜀米仓驿道上的必经之地,寺宇规模宏大,建造堂皇,素有高僧主持而闻名遐迩。璃琉寺中办有名师执教的学馆,前往学馆求学者甚多,名望较高。司马光或因访名师来此读书深造,或从利州经米仓驿道还晋(山西老家),途经古寺,因寄情山水,憩驾于兹,暂读数时,已无可确考,但司马温公在古旺苍琉璃寺读过书是可信的。司马光五十二岁时重游广元,还曾拜访当年的读书台,并留有诗作。琉璃寺内古有不少石刻碑记,刊刻寺之源流和佛事盛况及赞美寺区山水风光的题咏。

读书台,《旺苍县志》载:“琉璃寺在今竟成(旺苍县三江镇。注:现为大德镇),地连南江乐坝。北宋利州转运史司马池驻此,子光随父在此读书,后为名相,当地于此建司马父子祠,称司马光读书处为读书台。”

他曾在旺苍读书题诗。《四川通志》中记录了司马光《嘉川驿》诗一首,诗云:

嘉川之西过新栈,几里朱栏绕青壁。

我行落月尚在水,水影照人襟袖白。

繁英杂缀修蔓上,绿锦缬带垂百尺。

青香满马去未休,赖尔春风慰行客。

嘉川驿当时在宋嘉川县,今旺苍嘉川镇嘉川坝东头。北宋先置嘉川道又置嘉川县,属利州管辖,嘉川驿设于利州通向巴州必经处嘉川古县衙(今关桥溪附近)。宋代司马光月夜路过嘉川之西,现庙二湾一带。

琉璃寺诗

明代广元县令刘崇文东巡时在明月当空夜晚寄宿该寺,耳濡目染感慨良多,遂发乎笔端,作《发仙人龛宿琉璃寺》诗,其中关于抒写琉璃寺的诗句是:

赵主挈樽走相送,琉璃日夕生暮凉。

解衣盘礴拂台石,亦有观察留云章。

山僧传得匏罕曲,侑佛还来侑我觞。

天涯鱼雁五千里,囊琴挂壁书连床。

龙潭枯薄晚钟冷,梦魂何处烟茫茫。

浮磫自笑真萍梗,今夜月明歌发堂。

诗中“解衣盘礴拂台石”句写的是这位广元县令敞开衣襟在寺前司马光读书台石上一边逗留俳徊,一边用手轻轻地拂拭台上面的尘土。“亦有观察留云章”则是写刘崇文仔细观赏察看墨客骚人对琉璃寺和读书台评说和赞叹的诗章。从诗中还可以得知修养极深的琉璃寺山僧,弹奏古朴高雅的具有西域格律的佛家乐曲,在琉璃寺修行悟道的众僧善意地劝请这位不速之客,共进佛家弟子所用的素餐。琉璃寺院内“囊琴挂壁”、“经书连床”,的确是修仙悟道、面壁读书深造,佛教氛围和书香味道极其浓郁的圣洁殿堂。

刘崇文为古旺苍琉璃寺写下的赞美诗,从侧面说明了司马光曾在此处读书深造的事实。

评论
0
加载中...